广东近期流行的德尔塔(Delta)变异毒株有多“凶猛”?|新科普

目前,在印度首先发现的德尔塔(delta)变异毒株已经在80多个国家流行,在我国广东省也导致了社区传播,引起了广泛关注。《柳叶刀》6月14日发表的一项大规模研究结果显示,与感染阿尔法(alpha)变异毒株相比,感染德尔塔(delta)变异毒株患者的住院风险要高出一倍,表明德尔塔(delta)变异毒株传播力更强,且感染后容易出现重症。

印度媒体还报道德尔塔(delta)变异毒株的耐药性也更强,并会引发血栓、听力障碍等症状。那么德尔塔(delta)变异毒株究竟有多“凶猛”?现有疫苗对delta变异毒株还有效果吗?对此,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采访了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副主任医师王新宇。

正在成为全球传播的主要变异株

“正如人类从非洲走出来,逐渐演化为黄种人、白种人、黑种人一样,病毒变异也是如此。”王新宇比喻说,“毒株”概念,近似于人种概念,都是病毒变异过程中产生的亚型。

与其他生物一样,病毒变异也充满偶然,从一开始的标准毒株不断突变,突变累积到一定水平,即产生新的毒株。病毒突变漫无目的,然而一旦某些突变增强了病毒的传播力、耐药性等特征,便提高了病毒的生存概率,于是这种突变病毒就会很快广泛传播,成为优势毒株。

冠状病毒是一种rna病毒,只有一条长链,相比具有双链、相对稳定的dna病毒来说,很容易复制错误,也就是更容易突变。在来势汹汹的德尔塔(delta)变异毒株之前,已有分别在英国、南非和巴西首先发现的阿尔法(alpha)、贝塔(beta)、伽玛(gamma)等变异毒株广泛流传。

阿尔法(alpha)、贝塔(beta)、伽玛(gamma)这三种变异毒株的传染性比标准毒株均有增加,但德尔塔(delta)变异毒株的传播力比它们更强。6月18日,世界卫生组织首席科学家斯瓦米纳坦(swaminathan)博士在例行发布会上表示,德尔塔(delta)变异毒株正在成为全球传播的主要变异毒株。

灭活疫苗对delta变异毒株仍有效

除了传播力增强以外,印度媒体报道,德尔塔(delta)变异毒株可导致听力障碍、胃肠道疾病和血栓形成等。王新宇认为,以上症状是否与德尔塔(delta)变异毒株有关,还有待商榷,不能简单归咎于变异毒株,“印度新冠肺炎患者广泛出现这些‘奇怪’症状,也可能是因为医疗资源挤兑,救治能力不足。”

王新宇举例,之前印度新冠肺炎患者大量感染毛霉目真菌,皮肤表面长出大面积黑色斑块的照片,令不少中国读者心惊胆战。实际上,毛霉目真菌感染是由于患者接受救治不及时、自身抵抗力下降带来的并发症,感染未变异的新冠病毒或患有其他疾病,也可能导致相似症状,与新冠病毒变异无关。

那么疫苗对delta变异毒株会不会束手无策?理论上来说,病毒变异对mrna疫苗的影响可能会更大,而我国现阶段接种的主要是灭活疫苗。研究表明,我国灭活疫苗对阿尔法(alpha)、贝塔(beta)、伽玛(gamma)变异毒株仍有效果,对德尔塔(delta)变异毒株也有效。

值得警惕的是,6月16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了一种名为兰姆达(lambda)的新型新冠病毒变种,该变种首次在秘鲁报告发现,如今已在29个国家或地区被发现。兰姆达(lambda)变异毒株传播力和与疫苗的对抗性均有增强,我国灭活疫苗对兰姆达(lambda)变异毒株的保护效果如何,还需要更多数据来评估。王新宇说:“疫苗与病毒博弈过程是动态的,一款疫苗无法保证一劳永逸。但是我国的疫苗研发水平值得信任,大家不必担心。”

栏目主编:黄海华

本文作者:侍佳妮

文字编辑:侍佳妮

题图来源:IC PHOTO

图片编辑:徐佳敏